首页
笔趣品书网
找书  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九十七.弦声

    “几时了?”陆清远坐起身,才睁眼,是楼阁内,满眼一片火红,颇感几分温热,当是炎覆门内,他对着门口静静立着的侍女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公子。”那侍女惊了一惊,又是喜道,“公子昏睡五日有余,此时已是未时,奴婢这就去通报门主。”

    陆清远点点头,探查自身,强开剑心境界是很吃力的,上次纯粹搏命,况且后来正巧遇上了巳巳,这次虽是几乎全盛时候开的,却也大损才是。

    原来八段已至,陆清远才是明了。

    房门“哐啷”被推开,闪进两个汉子,侍女连忙道:“门主万安。”

    “所幸陆公子身无大恙,修为也上升了,乃是大幸事。”李纣喜洋洋道。

    陆清远当然是不怕他们落井下石的,炎覆门虽是邪道,但也不傻,自然看得出陆清远不凡,奇偶道急急停手亦是因为如此,当真不惧剑宗?这天下有宗门敢说这话么?

    谁不知道陆清远护短似的。

    “想来奇偶道这梁子也结了不小了,不知李门主有几分把握?”陆清远也是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俩魔女损失惨重咧,受伤也不小,再者我炎覆门不好强攻她奇偶道,她奇偶道亦如是。”李纣亲自上茶,陆清远也恰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“此次着实莽撞了,得亏陆兄弟身手了得藏而不漏使得奇偶道吃了大亏,负某见陆兄座驾近日时常盘旋于上空,想来是是有要事的。”

    负炎杰也出言道,只是左臂上横了几条绷布,看样子颇有些凄惨。

    “是该回去了。”陆清远也不掩藏什么,直直道,“若不是为了那妮子,本是不想管北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。”李纣大笑道,与那日负炎杰说的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两位怎么看待一见钟情这玩意儿?”陆清远忽然问,多几分正色。

    李纣一愣,与负炎杰双双对视一眼,遂然道:“靠谱!”

    陆清远只得笑着摇头,掏出哨子。

    苏浅允在燕回殿待了近二十年,从来都是她一人,顶多算上个小萱,也不知怎了,陆清远一走就觉得空落落的,一天一天算来,去了不少时日了,小寒时节都过了。

    总也没个响动,她心里闷得慌,宫中吵的越发厉害,又是数日寻不见朱臣南,沈三石两人,先帝信得过的人没几个,她也不好随便逮个问话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政事之类那群皇子抢着管,在一帮老太监的指点下也没那么不堪。

    又是暮至,小萱点起夜灯,侍奉着苏浅允用了晚宴,她觉得殿下似乎比之先前更稳重成熟了,对他人也好多了,脾气亦是舒缓,比那些皇子识大体多了。

    苏浅允洗浴过后才着衣便是听得殿中响动,有人轻声道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
    她嘴角挂起微笑,亲自温上酒,“才知道回来。”声音倒是带些埋怨的意思。

    陆清远洒洒然:“颇念想殿下的桂圆莲子羹,已是马不停蹄了,你也知道逐鹿远了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晓了,明日再给你做。”苏浅允螓首点点,又肃然道:“最近宫中好不太平,明早那帮皇子要搞个什么大议会决出个新帝来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那握着玉玺的家伙还没跳出来?”陆清远反问道,有些疑虑,还以为来得晚了些,看样子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我让朱公公去查了,不过说起来好几日没见到他和沈三石了。”苏浅允给他倒了杯酒,上边升腾起热气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我偷偷旁听便是,正好没人知道我回了燕安。除了...”陆清远捧起酒杯又望向那不断眨巴着眼睛的小萱。